我可以爱他们一百万年。

  寻寻  

【王乔】北京一夜

*点文第一发: @清酒亼 小天使的“想看王乔因一夜情相识蓝后谈恋爱”!改改写写摸索了好几天终于写出来一点自己想要的感觉,希望小天使会喜欢(比心

*419点文不开车果然不可能…中间加了一辆小车车请排队刷卡上车(肾亏躺

——————————————————————————————

第二杯特调酒下肚,乔一帆才终于放松了僵硬的肩背肌肉,不再像个小学生一样端坐在吧台边的高凳上。

“不紧张了?”张佳乐看着面前的男孩觉着有些可乐。又老实又爱害羞,他们的交友圈子里还当真是第一次来这个样式的。他不禁再一次佩服许博远拐带人的能力。

“啊……嗯,谢谢乐哥。”对上调酒师的目光,乔一帆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好意思。他抿嘴腼腆地笑了笑,紧接着被人略带力度地揉了揉头发。

“得嘞,阿远那小子做什么孽让你来我这儿啊。”张佳乐被那一声乐哥叫出一身责任感,收了乔一帆手上的空杯子,就要找人送他回去。早一会儿他就注意到不远处几道落在面前小孩儿身上观望而热切的目光,若不是有他盯着,搭讪怕是已经来过好几拨了。

“下次他们几个都在这儿了我再接你来玩儿。”张佳乐见乔一帆不大乐意走的样子,接着劝,“再怎么说,这也不是什么适合你来的地方。”

小孩生涩的模样摆在这里,简直就像被扔进狼窝的小白兔。张佳乐想起就是在这里认识了自家那大尾巴狼,挑了挑眉头。

乔一帆自己倒不是不知道这酒吧是什么地方,也并非不害怕。但想想阿远前两天说的话,他又壮壮胆子,不愿就这样走。

“你都二十三四了,就从没想过试着找个伴儿?”许博远一边捧着杯子吹气,一边对乔一帆进行人性关怀,浑身散发着恋爱中人士腻人的香味儿。人只要一坠入爱河,就会开始撺掇身边的所有人也跳进来,不管性向是啥都这个德行。

不得不说,那番话让单身二十二年零九个月的乔一帆有点心动了。

“我就是来试一下。”乔一帆敏锐地在张佳乐身上感受到踏实的安全感,这个调酒师并不仅像表面的纤细精致。他对着人露了个眯眼睛的笑,带出一个梨涡,“再说,不是还有乐哥罩着我吗。”

张佳乐被冒着甜味的笑晃了眼,听到后续,不禁笑出声。他伸手又咕噜了一下面前的一头软毛。“小孩儿还挺机灵,得得得,这两声哥不能让你白叫。我帮你看着,成吧?”

接着张佳乐真就停了手上的工作,坐在乔一帆身边陪他闲聊。他原本也就是过来玩的,跟人聊了几句倒真找着了共同语言,一时兴起又要了两杯酒,带着人晃到了个空着的小卡座坐下边喝边聊。中间也有几个人试着靠过来,都被张佳乐的眼刀推了回去。

直到乔一帆的头脑被窜上来的酒意和困倦裹挟得有些混沌,张佳乐突然瞥到远处走过来的老熟人,笑着推了推面前人的肩膀。

“可算来了个靠谱的,我就不在这碍事了。”张佳乐说着已然起身,顺便对注视着这边的人点了下头当作招呼。“你们聊,要是真成了,小乔你可要请吃饭的。”

身边的温度消失,乔一帆还在缓慢地消化张佳乐对自己挤挤眼睛的表情。他似乎福至心灵般地预见到一些模糊的未来。肌肉又无法抑制地紧绷起来,他没有抬头,一手紧紧抓着酒杯,像等待宣判一样等着一个陌生人在自己身边坐下。

王杰希从刚走进来就没将视线移开过,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合他口味的对象,每一个表情都恰到好处,像小爪子挠过心口。

这边他饱含兴味地盯着人走过来,另一边乔一帆紧张和恐惧的情绪持续膨胀,最终达到今晚的顶峰。他感觉到有人坐到自己旁边的位置上,握酒杯的手更用力了一些,不敢转头去看。

“紧张?”低沉磁性的男声在耳边很近的地方响起来。乔一帆不易察觉地颤栗了一下,强撑着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余光瞥到黑色衬衫的袖口和修长有力的手掌。

王杰希没放过乔一帆的任何一个小动作,对方稚气又倔强的羞涩很好地取悦了他。舞台区随节奏闪烁的彩色灯光将这块小小的半封闭区域照亮,让他清晰而不真切地看见干净细致的五官,抿起的嘴角,在杯壁上摩挲的纤细手指。他越发觉得面前的人是个不错的对象,在各个方面。

乔一帆听到压得很低的笑声,声线温柔极了,带动整片空气的振动。他没忍住抬头看向身边的人,视线正撞进一双深邃的眸子里。舞台上这会儿换了个清瘦的女歌手,正用沙哑的烟嗓唱一首冷门的情歌,调子有些奇怪,缠绵悱恻地环绕在两个人周围。

“我叫乔一帆。”掩饰地抿一口酒,乔一帆先开口道。面前的男人看起来比自己大了一些,上位者的魄力和成熟男人的气质结合在一起不加掩饰地倾泻。在这魅力之下他毫无招架之力。

“王杰希。”男人温和地笑了笑。“我看你和张佳乐挺聊得来,也是学艺术的?”

“嗯,算是吧。”这个切入点让乔一帆放松下来,“我学的是室内设计。”

“那刚好,下次去给我的办公室提点意见。上次那个设计师,对我的定位好像出了点问题。”对于青年投来的好奇的目光王杰希觉得很满意,故作苦恼地抱怨。“怎么说呢,每次坐在办公室里我总觉得自己是个暴发户,或者带领村民养猪致富的村支书之类的。”

乔一帆“哈哈”地笑起来,梨涡又出现在右边的脸颊上,圆眼睛闪亮亮,带出与年龄不符的天真。

手里剩下的半杯酒还没喝完,两个人之间的尴尬就已经彻底消散了。乔一帆跟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沉默的时候就一起抬头看舞台,气氛也挺和谐。张佳乐把这个酒吧打理得很不错,表演的人也各有各的特色,叫好起哄声不时响起来。

“一帆。一帆?”王杰希叫了人两声没听见回应,一转头发现人正专注地盯着正表演的男歌手。吉他弹得不错,歌唱的也挺好,但是长得没我好看,也没我有气质。

“啊不好意思!我刚刚走神了,没有听见你叫我。”乔一帆回过神赶紧道歉。

“很好看?”王杰希语气幽怨,潜台词暴露无遗。

“没有没有,我真的是在想事情。”乔一帆有些想笑,嘴角挑了挑跟人解释。“肯定还是杰希你比较……”话说到一半又憋回来,脸因为害羞泛起红晕。

“我比较什么?”

乔一帆答不上来。实际上话被自己打断后,他就被迷茫包围了,后半句到底是什么,也许他从来就没想过。明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在两个小时之前,但多巴胺分泌得飞快,他已经有了陷入热恋的错觉。

“太,太晚了。我该回去了。”乔一帆慌乱地想要打断飞速进展的剧情,他说着就手足无措地站起来,急切得像是下一秒就会落荒而逃。

“我送你回去。”王杰希也跟着站起来,这个机会可口又难得,放过不是他的风格。“或者,去我那儿?”

这两项提议之下的暗示意味让乔一帆打了个抖,讷讷地说不出话。理智替他做出正确的选择,又被蹩脚的理由驳回。犹豫胆怯期待向往纠缠在一起打成死结,他试图在脑海中理出些头绪,然后被酒气蒸腾着冲散。

我一定是疯了。乔一帆避开灼热的视线,小声做出了人生中一次重大的选择。

“你送我回去吧。”他想了想又补上人的名字。“杰希。”

一辆小车车

第二天醒来已经临近中午,乔一帆觉得全身都痛得像经历过一场车祸,但身体干净清爽,身后那个尴尬的地方甚至有清凉的舒适感。

 

房间里很安静,昨天随手乱丢的脏衣服也不见了踪影。王杰希应该已经走了。他冷静地想,却没法子冷静地思考。他不清楚昨天荒唐的一切该怎么界定,是一夜情还是恋爱的开端,是结束还是一切的开始。

 

感情这件事太难了。乔一帆长出口气,抬起胳膊遮住酸涩的眼睛。

 

摸过手机想打个电话给许博远,思考了半天不知道打通了能说什么,是炫耀自己脱离了处男身,还是哭诉自己现在的悲惨境地。只好无所事事地重复锁屏解锁,大脑放空以减轻神经的负担。

 

恋爱使人愚蠢。乔一帆又叹了口气,把手机远远地扔到一边,翻个身卷起被子继续睡。

——

夜晚的北京依然有些拥堵,乔一帆看见路边一对先是激烈争吵然后又抱在一起的情侣,斜倚在副驾驶座位上低低地笑起来。

“怎么了?”正专心盯着前车的人听见声音转过头。

“没,就是想起来我错怪你那件事儿了。”

“当时我可真被吓到了。”王杰希听见也笑起来。“你醒了也不知道喊上一声,就躺着闷声生大气。”

“谁知道你会到书房去处理工作啊。”乔一帆有点不好意思,撇嘴不肯承认错误。

等到车子顺畅地跑起来,乔一帆已经停下跟恋人聊天拌嘴,头歪在一边睡了过去。

闪烁的彩色霓虹灯透过玻璃照在身边的人沉静的脸上,王杰希不知不觉间放慢了速度。车内有些闷,他关了空调打开车窗,夏夜的凉风和路边嘶哑的歌声一起飘进来。

调子奇怪唱法粗暴,王杰希皱皱眉,又在听清楚歌词后怡然地笑起来。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END—

评论(2)
热度(64)
© 寻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