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爱他们一百万年。

  寻寻  

【双花】生日快乐

*乐乐生日快乐!祝你天天开心,心想事成,幸运S+!把我的运气都给你!

*一如既往题目废(有私设,我乐会开花!(在激动啥

————————————————————————————

*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张佳乐一脸笑意地哼着小曲儿往训练室跑,跟每一个祝自己生日快乐的队友道谢之后,坐在座位上接着哼。高兴的样子让坐在一边的张新杰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投去疑惑的目光。

“我从清早起来左眼就跳个不停!”张佳乐是个干脆的人,也没什么吊人胃口的习惯,直接乐呵呵地跟副队长分享喜悦。

他对这些吉凶预兆什么的懂的不太多,不过也知道左眼跳是个很不错的好兆头。

“你今早几点起的?还是六点?”张新杰觉得这算是自己的业务范围,一边问着一边低头看了眼腕表。

“嗯……”乐乐应了一声表示肯定,看着人有点严肃的表情,头顶的小花蔫下来。他知道张新杰在这方面挺专业,却万万没想到原来眼皮跳还有时间的讲究。看这个样子,不会是有什么坏事吧。

“坏事倒算不上,是有贵客要到了。”张副队推了推眼镜,扭头随意地向窗外瞥了一眼。“许久未见的朋友到来,捎来不错的喜讯。”

许久未见的朋友。

一瞬间闪到脑海中的那个人的脸,又被张佳乐用力甩了出去。

这个东西,或许不太准。

张佳乐第一次对这些产生怀疑,却又忍不住想要相信。他好像把这辈子所有的矛盾和犹豫都用在了和孙哲平有关的事情上,希望他来又胆怯于见面,想保持距离,又拒绝不了任何一次交流和邀请。

* *

其实他一年前还不这样,对着大孙和对着别的一切一样坦率直接,每次见面都笑得像是盛夏正午的太阳,直愣愣地往人怀里撞。双方怎么着都不避讳,甚至贪恋每一次直接的肢体接触,搂腰拥抱,连眼神交流都带着蜜糖般的黏腻。

用叶姓旁观者的话来说,两人之间就隔着那一层薄得透光的窗户纸,随便谁一张嘴,包准能捅破。到时候那铁定就是神仙眷侣,比现在还晃眼。

当时张佳乐第一次觉得叶修的贫嘴还挺好听,自己又笑眯眯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你听说老叶说那话了吗?自己重复还不够,又跑去往人身上一扑,挂在脖子上问。

扑的那一下正是过年,话问完了,新年倒计时也完了。孙哲平害怕人掉下来,用手紧紧搂住怀里的腰,两个人抱在一起被骤然响起的巨大鞭炮声包围,光是红的,照得人发热。

听说了!孙哲平非要趁着鞭炮声回答,在人的耳朵边大声喊。声音很响,还带着笑。

那一瞬间张佳乐突然就不满于现状,心跳声几乎要盖过耳边的声音。

他向着那层窗户纸伸出手。

“如果你要跟我告白,一定要在我生日那天,当面和我说。”鞭炮都燃尽了。周围陷入巨大的一片寂静。

这句话是张妈妈的吩咐。在儿子离家前特意叮嘱,要是有了两情相悦的人,一定要让他在你生日那天告白。要是他是真的喜欢你想要和你共度余生,而你也喜欢他,那你就会一下子开出两朵花。用在现在刚刚好。

 “好。”

当时我似乎是呆住了,傻乎乎地站在他面前。

“怎么傻了?我说,好。”

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

那之后张佳乐时常回想当时的情况,连带着重温喜悦冲动兴奋,和失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是我会错意了吗?还是我们的交流有点问题?他努力避免去想,却又忍不住地自问。

无尽的疑问背后,是一个简单而又困扰他上百个日夜的问题。

只有孙哲平能回答的问题。

不能也不愿开口去问的问题。

* * *

“新杰大大你记错了吧,我能有什么许久未见……”张佳乐打着哈哈回避,话说到一半就被人打断。

“我觉得应该是孙哲平。你们去年夏休期之后就没见过了吧。对你们俩来说,半年也应该算是许久未见。”张新杰冷静地分析,像是没看出对方隐藏得简陋的尴尬。

“啊,怎么会呢。”寿星放弃了抵抗,颓丧地靠在椅背上,说话声音小而清晰。“他不会来的。

“就好像去年,他不是就没有来?”

话都说到了那一步,原本满怀期待迎来生日的张佳乐,面对着一堆邮寄过来的精心挑选的礼物心情复杂。

慢慢就看开了。他本就是个不喜欢跟自己过不去,很容易看开的人。所谓命运,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命中注定的,搏不得,只有认。

当时张佳乐难得在心里矫情一番,却是在劝自己放弃。后来也确实慢慢疏远了些,透光的窗户纸不见了,两人之间弥漫着粘稠浓重的雾气。

他一定不会来的。

* * * *

“乐乐,乐乐?”耳边的喊声把发呆的人惊醒,意识到自己无意识地接通了电话的人犹豫了半天,还是没动手挂断。

“大孙。怎么了。”张佳乐觉得没什么好说的,连问句也懒得用。他不是扭扭捏捏的女孩子,也懒得去玩那一套暧昧的欲擒故纵的把戏,好与不好的,一句话的功夫也就够了。

“我到你们战队楼下了,下来吧。”孙哲平捏着口袋里的小盒子紧张得汗都快流下来,觉得电话里说还好,当面自己怕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但人当初都特意吩咐了要当面说,再违背也太没有诚意了一点。

“哦,好。”只是拿礼物而已,不会有什么的。人都过来了,坚决不下去也不太合适。

孙哲平紧盯着门口,攥紧了手看人向自己走,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让人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这样也算是当面了吧?”征求了当事人的意见,如愿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他举着手机看不远处不甚清晰的人,觉得自己有点好笑。怎么就能紧张成这样,有点丢人啊。

“那我开始说了。”硬汉孙哲平清了清嗓子,开始磕磕绊绊地说一早想好的话。“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从最开始在游戏里遇见你,到后来在百花再到现在,我真的一直都挺高兴的。虽说按别人的说法是有很多的遗憾,我一开始也有点钻牛角尖,甚至怨天尤人过,但我很快就想开了。我们一起取得的那些荣誉,是一点点拼搏得到的,手伤也是我自己训练失当导致的,跟命运啥的都没什么关系。”

“只有你。我一直觉得…你是上天送我的礼物。”孙哲平一开口就觉得这一场是砸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絮絮叨叨,漫无边际,却停不下来。他习惯了做而不说,如今一开口,才发现有那么多话憋在心里。

张佳乐从他说第一句话开始就愣住了,一边听一边看着两人之间的浓雾渐渐消散。

“去年你生日的时候我还没把一切准备好,我妈同意了,可我爸死活不松口。我想着见面了不说什么你又要多想,索性没有来。后来总算是成了,我惦记着你的话,还是又等了等。”

合着还是自己坑了自己。张佳乐在心里嘀咕,心情却是难得的轻快。

“当时我还想,你怎么坚持告白要在你生日这天,后来觉得还挺有趣的。”孙哲平接着说,像是要把一辈子的矫情话都讲光了。“二月二十四,二二得四,挺好的。你本来就二了吧唧的,我就陪着你一起二,一直到死为之。”

张佳乐本来还一心感动,眼里含泪嘴角带笑,强忍着站在原地看人笨拙地诉说衷肠。这下再也忍不住了,连跑带跳的像颗小炮弹撞进人的怀里,跟原来激动起来一个样,抱着人的脖子不撒手。

“哎哟小祖宗我还没说完呢。”孙哲平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人,看到凑到面前来的红红的脸颊和脖子,什么情话都想不出了。

“还说什么啊。矫情不矫情,说点实际的。”张佳乐笑嘻嘻地耍赖。

“好好好,说实际的。”孙哲平像是一下子开了窍,抱着人凑在耳边说话,动作标准得如同恋爱教程。

“张佳乐,我喜欢你。

你愿意和我过一辈子吗。”

我愿意。张佳乐在心里念叨,但是没说出来。这个人太懒省事,直接把告白和求婚揉在一起了,可不能便宜了他。

结果这边还在拖拉着,有什么却是忍不住了。

被抱在怀里的人的头顶“啵”地冒出两朵花,娇嫩嫩地在风里摇晃。

—END—

评论
热度(17)
© 寻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