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爱他们一百万年。

  寻寻  

【王乔】关于我们

*微草队长王杰希x微草战队工作人员乔一帆【注意!时间年龄之类的为了剧情也是私设!

 

*百日王乔第五天!我百日王乔的开端w【

 

*【王乔群:334277879来呀来呀【安利脸

 

┄┄┄┄┄┄┄┄┄┄┄┄┄┄┄┄┄┄┄┄┄┄┄┄┄┄┄┄┄┄┄┄┄┄┄┄┄┄┄

 

[一]

 

“帆帆你可想好了,真的要报名去微草训练营?”乔妈妈看着坐在对面抿着嘴不说话的儿子,叹口气再三确认。

 

“嗯,妈。我考虑过了。”乔一帆难得在母亲面前如此强势,即使他很清楚,这个决定确实有些冲动。微低的头抬起来,青涩的脸上浮出硬气的属于男人的坚定。他明白自己在追求什么。

 

以尊重孩子的选择为教育宗旨的家庭,劝阻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太久。父母对乔一帆的性格再了解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这孩子是认定了要走这条路。做父母的也不好死命的拦,不管怎样都是自己选的,便让他走着吧,趁夫妻俩还能在他摔了的时候拉上一把,闯荡着走一走也好。

 

七月末的北京仍热得紧,风吹在身上直吹出一身的燥热,树叶子还打着卷趴在枝条上。乔一帆穿着棉质短T跟好友高英杰一起上了车,周围坐着一群同样揣着梦想而来的少年,三五一群凑着聊天,气氛热烈。一直期待不已的乔一帆却一直没说话,盯着车窗外滑过的建筑群,眼神放空。

 

“一帆一帆,怎么发起呆来了。”高英杰激动得也有些坐不住,拍拍身旁的人想跟人聊聊天。

 

“只是在想,要是,嗯……”老一辈的教育让乔一帆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在这样的好日子,应该想些幸运的事情的,少年皱皱眉,强迫自己从刚刚想象中脱出。

 

没说完的话高英杰也懂。实话说他也想过这个问题,不止一次的。“别想这些啦。说起来,一帆怎么会想着到训练营来呢?之前的比赛还是我拖着你,才一场一场看下来的吧。”

 

“原因很多的。也说不清楚。英杰小朋友你这次离家有没有哭鼻子?”乔一帆模棱地带过问题,扯了话题过来,两个少年一下子打闹到一起,微凉的风从车窗拉开的缝隙钻进来,吹动两人的额发。

 

其实原因乔一帆脱口就能说出。跟着高英杰一起玩了两年的荣耀,又被带着看了第三赛季所有微草的比赛,他一步步被并肩作战,坚定拼搏,永不放弃的情节吸引,又被那个飞在场上努力的身影吸引。我想像这样热烈而坚持地度过自己的青春时代。也想让那个人能继续自由地飞下去。

 

这样的想法,他不打算告诉谁。这个年龄的少年有着自己固守的自尊,大男人说这个太矫情了。这些事情,去做了就好。

 

 

[二]

 

不算最强队的微草,训练营里的气氛出奇的融洽。一群半大的少年,因为追求凑到自己喜欢的战队来,各个干净得让人看了就觉得灼眼,一切为了梦想为了荣耀。这些社会人觉得虚无的东西,给了他们最大的能量。

 

不得不说高英杰在荣耀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精确的操作敏捷的反应聪颖的头脑,这一切让他受到训练营中所有人的追捧。乔一帆看着不远处被一群人围绕着的好友,眼睛中露出喜悦羡慕的复杂感情,抿抿嘴埋头开始新一轮的训练,精神高度集中地甚至没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

 

“反应和节奏都不错。但你该试着更放松一点。”一套动作结束,乔一帆长出口气,身后突然有温和的声音响起来。

 

“啊!王队好!”瘦而干净的少年身体一抖,回头正对上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激动得一下站起来,带着椅子发出巨大的声响。周围的人有些回头看了一眼,又没什么反应地转过了头。王杰希没在意这些孩子的轻视,他们大多是微草的拥护者,而自己现在还不是微草合格的队长,这种态度没什么不对。倒是眼前这个少年,有趣得紧。

 

“别激动别激动。你接着练你的,我看看就好。”王队长把椅子挪好,按了人坐下,注视着人点了重复,才抱着手臂认真看起来。

 

乔一帆又是紧张又是害羞,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僵硬地动着手,感觉有烫人的视线停留在身上。结果在他的水平里算是中等,不好不坏的成绩,乔一帆长出口气,身后的人却沉沉地笑起来。

 

“一帆小同志。你很怕我?”

 

“不……没有。”倔强又在这个时候显露出来,少年看一眼不显山不露水的成绩,梗着脖子不承认。队长却突然俯下身来,柔和又不容拒绝地挪开被圈住人的手,自己操作起来。

 

握住鼠标的手骨节分明,修长而充满力度,指甲修的很整齐,透出手的主人的温柔性格。乔一帆看着那一只手发呆,又突然回过神。王杰希看着一点点红起来的耳垂和脸颊,不出声地笑,热气喷在近处的耳朵上,红得像是要滴血。

 

“就刚刚那操作,还不承认,当我看不出来?看好了,有些错误以后一定要避免。……”

 

手快速地动起来,伴随着易懂的讲解。乔一帆什么都忘了,姿势啊调笑啊,都忘记了。只有示范的操作和细致的解说,在脑海中久久地回荡着。

 

 

[三]

 

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不想就不会发生的。有些事情,也并不是你努力了就能改变的。乔一帆坐在宿舍楼下的小花园里,没什么表情,握着手机的手却越攥越紧。

 

离家这几个月以来,每次和爸妈联系,统统都是好消息。在这里很适应,跟所有人都相处得很好,被王队指点了有了很大的进步,跟王队成了朋友。然而唯一一次坏消息,就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候。

 

自从习惯训练营的生活并和王杰希相熟之后,他就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满心都想着以后进入战队的事情。现在所有的都是无意义的了。手指在屏幕上无意识地滑来滑去,终于解开锁屏把电话拨到家里。

 

“帆帆你可不要想太多,我和你爸觉着你开心最重要。实现追求的方法也不是只有一个,可记好了啊。行了我做饭去,你也去吃饭。过两天回来了做好吃的给你。”乔妈妈轻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关切劝慰的情绪充盈得向外溢,使乔一帆沉郁的心平复下来。

 

“嗯,估计后天就会走了。”乔一帆低着头避开面前人的目光,声音呐呐的,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心情一起涌上来,眨着眼睛压下涌上来的泪水。

 

“嗯……”王杰希看着面前的人,第一次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当初是怎么想着进微草来呢?可以告诉我吗?”

 

“是,是有两个原因。”乔一帆吸吸鼻子,从没跟人讲过的话絮絮叨叨地往外冒,直砸得王队头晕脑热,心里柔软成一片。“一是,我很喜欢,也想要有,那种跟人并肩作战永不言弃的,恩机会。这是我想要有的选择。还有就是,我想让你,能更自由一点。配合着你,不用去改变啊,之类的。”

 

“呵……看着又倔又聪明,结果是个小笨蛋。”声音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流淌着。

 

乔一帆偏偏脑子糊成一团,什么言外之意暗藏情愫都听不出了,只当是自己自作聪明被人嘲笑。委屈越积越高,却没了泪意,只垂着眼,抿起的嘴巴绷得紧紧的。“我知道是我自作聪明。但是,我还是想着,能做到就好了。不过你那么厉害,一定能跟团队协调好。也轮不到我操心。”

 

倒是赌起气来了。这孩子。王杰希伸手揉就探在面前的孩子的脑袋,哭笑不得地,也不敢去说那温柔却需要动脑子的话了。只直白地问。

 

“要是我说,让你留在微草做工作人员,和我在一起,你愿意吗?”

 

 

[四]

 

乔一帆的性格,向来是想人缘不好也难的。成为战队普通工作人员之后,在周围人和王杰希的帮助下,生活迅速步入正轨。每天处理一些战队的事务,去中草堂帮忙带个团,提些宣传策划,工资优厚生活充实又能经常见到王杰希。生活简直不要太好。

 

另一边王杰希却也在慢慢地变化着,魔术师打法逐步趋于平和,在其中加入了更多大众打法的元素。磨合期有些漫长,但取得的结果是显著的,王不留行终于和同队的所有角色紧密结合起来,成为和谐坚固的整体,实力也大幅提高。

 

这其实就是一帆一直以来最害怕发生的事情。但他看在眼里,什么也没说。

 

“我们都是男人。我觉得我们应该互相尊重。你有你的责任,我很理解,也不对你的做法表示异议。但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拉着王杰希坐下,说话的声音严肃而平和,放在桌下的手却紧紧地握着,不断地有汗流出来。

 

“嗯,一帆放心,我知道。”魔术师捏捏自家小爱人的脸,又快速收回躲开拍过来的手掌。

 

 

#

 

从乔一帆到微草训练营,已经将近一年。第四赛季,微草战队夺冠。

 

当微草队员激动地叫着队长,眼中全是敬佩和信任时,坐在一边的乔一帆热泪盈眶。

 

“怎么,夺冠了你不高兴?”王杰希看见这小东西的傻样子就想逗一逗,哪知对方笑眯了眼点头,再不知如何反应,只在那激动得有些发红的脸上狠亲一口,揽了人也不再说话。

 

“我并不觉得我做了什么。你的愿望是跟人并肩作战,我也是,我还希望能得冠军。这一切都必须要有付出,如果当初你进了战队,也许我能保持自己喜欢的打法,但你就必须改变自己,成为连接我和团队的纽带。这个选择太窄了,也没什么前路。现在你为了我,留在微草战队付出自己的力量,那我总也该做些什么。只有这样。

 

“我们共同的梦想才能被实现。我们共同的未来,才会更美丽一些。”

 

 

#

 

一秒心动过

一世不忘记

一息间你的吻幻化我的发肤

一息间你的爱让我找到转机

成就这一趟生命旅程不舍不弃

成就这一个心愿准我跟着你

然后找一个境地跟你相伴一起

无惧这一切崩坏黑暗。

 

 

—END—

评论(7)
热度(39)
© 寻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