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爱他们一百万年。

  寻寻  

【叶蓝】绝色

*一发完结的点文【蓝河河人工智能设定


@我可是个好人啊…… 小天使来查收w

┄┄┄┄┄┄┄┄┄┄┄┄┄┄┄┄┄┄┄┄┄┄┄┄┄┄

#

 

 

 “嗯……Γειασου…”努力搜寻曾经学过的世界语词汇,试图拼凑成完整的问句而未果,叶修烦躁地抓抓头发,蹲到路边发呆。

这个区域的大致状况和自己的归属区相差不大,但语言天差地别。当初他一激动跑到这里,实在没想到会遭遇这样尴尬的艰难境地。

“你看起来很烦恼。需要帮忙吗?”一只温热的手伴着问候落在头上,叶修惊诧地回过身,正对上青年人澄澈的眼睛。视线掠过面前人锁骨上的条码,叶修松口气放下戒备,和善地笑了笑。

三年前最后一批克隆人被人道毁灭,被允许存在的生产出的“人类”,只剩下利用脑死亡的躯体改造而来的人工智能。他们由被捐献的遗体和各种芯片结合,被打上编号送到各个区域进行工作,最大程度地接近人类各种特质。却还是被人歧视地称作丑陋的机械人。其实反而是他们更像真正的人类一点。叶修注视着青年清秀的脸,漫无边际地想。

“我迷路了,收留下我呗?”

“嗯……好。”连思索的迟疑也被计算在内,青年人歪着头想了一下,系统根据关键词将提问者判定为迷路的儿童,点点头牵了人向前走。“我叫蓝河,跟我来吧。”

“唔,小蓝。我是叶修。”叶修放任软热的手握在自己手上,眯着眼看这里格外明媚的阳光,懒洋洋地自我介绍。

“小蓝……阿修?”蓝河第一次收到昵称,弯了嘴角乐呵半天,怯怯地试探着叫人。

“嗯,叫阿修好。”叶修抬眼看抿着嘴笑的人,觉得挺有趣。

“阿修阿修……啊,我们到了。”蓝河走着路一边小声念叨,笑嘻嘻地一遍遍叫人的名字,最终牵着人停在古旧的巨大建筑前。

“这是…图书馆?”几十年前常见的木质匾额挂在上方,两个人走上几级台阶到入口,内部很安静,从敞开的大门透出纸质书籍的味道。

“嗯。是传统的纸质图书馆。我在这里做管理员。”青年带着人到一处窗边坐下,午后的阳光刚好落在身上。眼睛亮亮的,露出小孩子的生动情态。“这里的书都很好,嗯,和电子的不一样。几乎没有人来,我就自己坐在这里看书。”

 

没有人来不仅仅意味着工作量小,叶修很清楚,这也代表这孩子几乎不曾和人讲话。在被激活后的无数个日子里,独自坐在这里看书,看阳光,看雨水,看月亮。对面干净的脸有种藏不住的急切的雀跃,迫切的想要和人分享,讲一讲无关紧要却又不想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

 

也许我该试试看成为一个优秀的听众。

 

叶修对着眉梢都冒出喜悦的人,忽然产生了喜爱庆幸怜惜各种情绪混杂的心情。他不大细腻,对很多事都不在意,有时候懒洋洋的,常带着挥之不去的嘲讽。不过。

 

“是这样吗?这里的天气确实很好。”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聊到深夜,基本是蓝河在说,叶修适时地接话,带着讲完了的人换到另一个话题上。直到讲个不停的青年实在支撑不住,收到了暂时不会走的承诺,才意犹未尽恋恋不舍地回房间休息。

 

睡到天光大亮,一起散步出门,到僻静的小巷找最地道的小吃。晃着回到图书馆,就着刚刚好的太阳,各捧一本书在最好的位置慢慢看。

 

叶修就这样在小蓝河的图书馆住下来。

 

 

#

 

 

常住G区的好友收到消息,讯息一条条发过来,又统统被堵回去。

 

“话唠我可跟你说啊,这正追媳妇呢,你别闹,一边玩去。”

 

“得了吧你人家看得上你才有鬼,再说人家知道你在追吗就嘚瑟……”内容一如既往的多半是废话,叶修扫了两眼把通讯设备丢在一边,正对上带着疑惑望过来的眼睛。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若无其事地继续看手上的书。

 

“阿修,你爱我吗?”

 

“啊……啊?!”叶修惊得手中的书砸在腿上,盯着眼前的人几乎傻掉,却下意识僵硬地点点头。

 

“嗯,那就是说我们是朋友啦。”蓝河心满意足地摸摸下巴,想着叶修不太懂,热心地把手里的片段指给对方看。“不过还有一本书上写,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也就是说我只会有阿修一个朋友……”

 

面前清澈的人毫不设防地把所有想法展现出来,捏着手指讲关于爱,关于只有一个。柔软的黑发伏在额头上,眉目柔和,全身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色。内心有冲动持续膨胀,最终撑破理智,发出“啪”的脆响。

 

“小蓝知道我为什么会从家到这里来吗?”

 

“嗯?”蓝河还没回过神,哼着应了一声。

 

“我爸妈让我赶快找个人结婚,过一辈子。我不喜欢被介绍的那些,就偷跑出来”

 

“那阿修想要什么样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蓝河认真地注视着,小心翼翼地提问。

 

“唔。也没有太高的要求。只要好看就好。”叶修构想着一次浪漫的告白,一步步按照想象进行着。按照计划,接下来就是终成正果。结果对面的人一下变了脸色,深深看了叶修一眼,一言不发站起来转身就走。

 

“小蓝!”追上去挡在人的面前,蓝河也不说话,只抿着唇,垂下眼睑。太阳照不到两人站立的角落,环境暗暗的有些干冷。叶修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沉默持续了很久,最终颓丧地抓了抓头发,提了外套走出去。

 

蓝河看着远去的背影,仍愣愣地站着。

 

 

#

 

 

“我想要办理人工智能脱离监视籍的手续。”叶修把手指伸到扫描仪器上,对管理人员提出口头申请。

 

工作人员怔了片刻才开始调取相关资料。这种手续虽然一直被法律认可,却从未真正办理过。“这种手续确实可以由您单独办理……不过,你要和另一位,结为……合法伴侣。”

 

“对我知道。”叶修持续着难得的急躁,催促对方尽快开始。

 

“那个,他的代码是蓝河。您要进行姓名的更改吗?”

 

这问题已被思考过无数遍,真正的名字早就被叶修含在嘴里反复咀嚼,飞快地进行回应。

 

登记过后还有冗长的检测过程。政府要求必须对人工智能的安全做出保障,伴侣的心理状况和人生履历被系统翻来覆去的检验,排除一切可能的风险。躁动的情绪在过程中慢慢平缓,最终回归平静。这可是人生难得的大事。多久都好。

 

午后出门。回到图书馆时门口的灯已经亮了。里面暖黄的小夜灯也亮着,叶修趁着光线,一眼就看见蜷在沙发上的身影。

 

“小蓝,醒醒。”伸手去轻轻拍拍熟睡的人的脸,“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缩成一团的人嘤咛着睁开眼,茫然地看着凑过来的人。“……嗯?”

 

“我刚刚去办了手续。现在你是我的合法伴侣了。你不是说喜欢《晋书》里‘执德弘深,圣恩博远,至忠至仁,至孝至敬。’这一段?忠仁孝敬这些都太俗气,我就取了博远。姓氏取许,最好听。”叶修絮絮叨叨地讲话,他一下子明白了最初蓝河的心情。有那么多的事情,想要告诉给他知道。

 

“你……你不是说,要好看的?”蓝河被叶修的话惊醒,却又一下子呆滞。他觉得一定是自己的理解芯片出了问题,不然为何面前人的话,他听不太懂。“他们都说,这种机械人,丑的。”

 

“哪能啊。”叶修懒散这么多年,现在心疼得整个人都软软的,把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这个小东西看看。

 

“许博远,那可是,真绝色。”

 

—END—


评论(7)
热度(84)
© 寻寻 | Powered by LOFTER